源十枢

同居三十题 李泽言&你

一题一题写,慢慢来……




·1午夜梦醒·
房间里的暖气很足,你穿着薄薄的丝绸睡衣窝在客厅的沙发上,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杯牛奶。
已经十二点了啊,你睡眼朦胧地抬头看向书房,木制的门泄出一丝灯光,显然李泽言还没有结束今天的工作。
可是已经很晚了欸。你再看看一边的落地窗,万籁俱寂。
今天也要熬夜了吗?你有些心疼。
你看着渐渐凉去的牛奶,心想今天一定要看着他睡前喝一杯牛奶。
这样盘算着的你又坐回了沙发,看着尚还明亮的书房,内心斗志昂扬。
只可惜最后还是没有挡得住睡意汹涌。你歪着脑袋蜷成一团在沙发上睡熟了,连李泽言打开书房门走出来都没有发现。
他也没准备让你发现。
一打开书房门李泽言就看到了沙发上熟睡的女孩,不同于醒着时候那个元气满满笑意盎然的她,睡熟时候的女孩像是一只白色的小猫,白色的睡裙下曲线玲珑,裸露的皮肤光洁细腻,她呼吸浅浅,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嘴角微微上扬的幅度赏心悦目,不知梦中何事如此欣悦。
睡得这么熟么,笨蛋。李泽言坐在你身边,纤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你的侧脸,鬓发。那双漆黑的瞳孔里不再是平日里的盛气凌人鄙夷不屑,而是温柔缱绻,如山中湖泊。
这个样子的他很少见,好像卸甲弃剑的武士,放下了自己的冰冷与锋利,只留下柔软与温暖。
你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来了,半梦半醒间抬头看到他,他黑色的衬衫解开了两个扣子,柔软的黑发不再是平日里一丝不苟的模样,他静静看着你,眉眼如远山薄暮,英挺缱绻。
真好看啊,你想。
“你做完工作了吗?”你支起身子笑着问,说着准备探身端起茶几上的牛奶“先喝杯牛奶再去睡觉吧。”
不知是不是还没睡醒,你险些弄翻了茶盏,辛亏他眼疾手快,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饶是这样,牛奶也溅到了他身上,那件昂贵的Armani衬衫上白色的污渍甚是醒目。
“哎,对不起啦。”你一惊,睡意消了不少,抱歉地看着他吐了吐舌头。乖乖低头等着他几句说教。
“以后不要这样了。”果然,熟悉的声音响起,冷如碎雪。
“唔,知道了。”你心虚地点点头“我以后会小心的。”
“我不是说这个。”你听见他叹口气“白痴。”
“那是什么?”你不解。
“我是说以后不要再陪我熬夜了,不知道女人熬夜会变老吗,到时候又要眼泪汪汪地嚷嚷。”他一挑眉毛,熟悉的冷笑呼之欲出。
可终究还是没有笑出来。
你扑上去环住他的脖颈,笑意吟吟地说知道啦。
他身体一僵,显然有些意外,随即抱住了你的腰背,头埋在你的长发间。
“笨蛋,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照顾好自己。”他的声音有些无奈,但你却听出了几分轻松,还有些愉快。
你希望他多些这样的时光,而不是永远神经绷紧一脸严肃。
让你恨不得伸手帮他抚平紧皱的眉毛。
不过气嘟嘟的样子也蛮可爱的。你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

忽然李泽言朝你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你身体一惊,脸上的温度不可抑制地上升。
“牛奶已经凉了,我想吃点别的。”他在你耳边低低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