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十三的点文,说实话我开点梗其实有点点希望你们来点,

嗯哼,尺度大点的,结果这么清水我也有点点意外啊望天。

吃醋&初吻,尽力不OOC了,阅读愉快



虽然对酒精带给他的短暂放松很有几分迷恋,但酒吧嘈杂喧闹的环境还是让源稚生有些头疼,他晃晃手中的威士忌看着不远处肆无忌惮往漂亮姑娘身边凑得乌鸦和夜叉苦笑了一下,倒也没怎么后悔答应他们下班后来酒吧“放松一下紧张已久的神经。”“见惯了打打杀杀的血腥场面就要来到这种世俗场合看看灯红酒绿和漂亮姑娘的大白腿啊,不然怎么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乌鸦振振有词,说着夜叉装模作样地捂住胸口说上次在酒吧遇见一个重病缠身的姑娘也不知她现在是否安好真让我心如刀绞。

一个重病缠身的人会去酒吧?源稚生感到自己青筋微跳。他扭头看向樱,樱说我没有意见。当然没有意见,在源稚生的记忆里樱从未对他的决议有任何意见,除了对源稚生偶尔的酗酒颇有微词,但她表达不满的方式并不是对源稚生直接表达,而是伸手按住源稚生倒酒的手静静看着他,皎洁白净的面容上是罕见地不容动摇,微微发蓝的瞳孔深邃明亮。而源稚生的反应往往是冲樱笑笑,摸了摸她的发顶放下酒瓶。因为这件事情乌鸦和夜叉没少在私下议论少主将来怕不是个妻管严,感慨生而为皇却毫无自觉真是令人难过。

源稚生倒觉得没什么,樱是为他考虑,他不想让她为难。

可是现在坐在这里源稚生心里却有些后悔,他已经拒绝了四个前来搭讪的女人,第四个女人显然已经喝醉,几乎半靠在他身上,眼神迷离妖冶,源稚生很反感肢体接触,但出于礼节并不好直接推开,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幸而乌鸦还残存着身为下属应当为老大分担解忧的自觉,这种时候义薄云天勇于担当,挺身而出半劝半拖地把那个女人带走交给了服务生。

源稚生松了一口气之余看向了樱,却看到樱和一个男人相谈甚欢。

女孩漆黑的长发披下来,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了清晰漂亮的锁骨,她交叠着双腿坐在那里,眉梢眼角风情万种。
那是源稚生不曾看过的樱,他习惯了这个女孩沉静地站在他身后的阴影处,一身黑衣掩盖芳华。鲜少见到她这样一面,笑意盈盈,光芒万丈。

却不是对着他。

源稚生罕见地感到一丝微妙的恼怒。他从来没想过樱会有对别的男人表现出好感,或者说他根本没想过有朝一日这个女孩也会和别的男人花前月下穿上白色婚纱泪眼婆娑地宣誓和一个陌生男人共度一生。

一想到那个面目模糊的陌生男生,源稚生皱了皱眉。
当年向樱伸出手,是想要给她尊严给她地位,想让她拥有自己的人生,可是当她真的像普通女孩一样拥有爱情乃至婚姻的时候,他却感到了无端的异样情绪。
本能地不想松开手,看着那只燕子飞向他人。


他不明白这种感情,只是有些烦躁,伸手扯松了领带走向门外,全然不顾身后乌鸦夜叉大呼小叫老大我们还没有玩够。

走出酒吧以后源稚生就摸出了烟,和酒精一样,这也是能让他稍微放松的东西。
可刚刚准备点火,就看见了一只细白的手凑过来点燃了烟,火焰明灭下女孩眸深似海。
源稚生有点愣,半天干巴巴地说一句对不起打扰了你的聊天。
樱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处理中途停止的谈话也是一种情感的经验。
情感经验?源稚生有些不解。

‘’深夜穿着职业装在酒吧出现,被陌生男人不好笑的笑话逗笑,会一脸憧憬地看着年长的男性大谈特谈自己的人生经历,这样的年轻女孩也有自己稚嫩的魅力吧。”樱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平静地像是在汇报年度财报。
只有熟悉每一种情绪上的微小变化,她才能熟稔地扮演各种各样的女孩,无论是清纯稚气还是妩媚妖冶。
源稚生明白了她在解释什么,樱远比他想到的敏感聪明。
心思被看穿倒也没让源稚生有什么不好意思,他伸手撩过樱鬓边扬起的长发,不经意间蹭过女孩的脸颊,光洁如玉。
“如果刚刚步入工作的年轻女孩有稚嫩的魅力,那国中的女孩有什么动人的地方呢?”

他没能等到樱的回答,下一瞬间女孩周身淡淡的寒梅香气像海水一样温柔地淹没了他,他感到细细的发丝拂过脸庞,和女孩柔软如花瓣的嘴唇。

“热烈和勇敢。”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源十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