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十枢

自己配插图是我们北极圈写手必备的基本素质,毕竟根本找不到人帮忙画。


她想起来自己的婚礼,在那个小教堂里她穿着白色的长裙,拿着洋桔梗和马蹄莲的捧花,漆黑的长发挽起露出了脖颈,轻柔的白纱下女孩面容朦胧。她有些紧张地攥紧了手中的花束将手递给源稚生,眼睛低垂,轻轻颤动的睫毛却暴露了她的不安。
她咬着嘴唇感受到源稚生握住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地替她戴上戒指,感受到喜悦如烈日融雪般冲破她最后的防线,从未有过的感情充盈心间,那个娴熟地扮演各种漂亮姑娘的矢吹樱红了眼睛,像是个笨拙脆弱的小女孩。
“Maintenant, tu peux embrasser ta fiancée.”白发苍苍的神父抹了把自己的眼睛,那双纯正的,东方人的眼睛。
源稚生掀起她的头纱,樱终于抬起头,看向面前的男人。他漆黑清澈的瞳孔里倒映出她的慌乱和无措,那双有邪眼之称的眼睛里不再是刀剑般锋利的清光,而是平静如山中湖泊。他笑着抵着她额头,说原来樱也有这样的时候。
“辛苦了,樱。”
在吻上她的嘴唇之前,她听见他这样说,她睁大眼睛看着他长长的睫毛,随即轻轻闭上眼睛,松开了一直紧紧攥住的手环上他的腰背。
那滴眼泪终于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