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十枢

归依


大概也只有小露珠这样温柔又勇敢的姑娘能给大龙心之所依了叭。
大家吃糖愉快:)


【梦魇】
又来了,幼时母亲近乎癫狂的哭喊,剜鳞断角时候的痛苦,母亲在他面前倒下时候翩飞的红衣,那些浸透了鲜血和黑暗的回忆在梦中交织如藤蔓,带着浓烈的腥气扑面而来。
润玉猛地睁开眼睛,微微喘着气,玉石般的肌肤上已经一层冷汗,散下的额发也被汗水濡湿。
这是他的老毛病了,浅眠,又容易梦魇。似乎无论心下多么释然,回忆总是纠缠不去。
这也是他不曾对外人提起的毛病,虽说只是一剂安眠汤药就能解决的问题,但他从未提起。
从前做夜神时,是不敢,不敢有任何弱点被他人所握。现在是天帝,是不愿被他人知道缺陷。
他平复了下呼吸,忽地感到一只温软的手抚在他手上,向枕边望去,是已经醒了的邝露。
夜明珠的柔光下,女孩微微颦着眉,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担忧。
她一向睡眠安稳,现下因他而醒,润玉心里难免有些愧疚。

“怎么,又做噩梦了?“邝露伸手拨开他的额发,手指触上,是令他心安的温度。
“无妨。“润玉轻声说,垂下了眼睫。
邝露不再说话,只是又靠近了一些,却不是像以往一样扑在他怀里,而是张开手臂揽住他修长肩背,像是哄孩子似的轻轻拍着。
“我一直都在的,我一直都陪着你呢。“她想了想,似乎想起了什么“你赶我走我也不走。”

润玉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心中如冬雪初融,化作泊泊春水,一池缱绻旖旎。
他就那么静静看着她,黑玉一样的眸子里映着她的模样,邝露看着他好看的眉眼却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见她脸红,润玉不觉间勾起了嘴角,微微起身吻上她脸颊,在她耳边轻轻开口:

”我是无事,倒是夫人,怎么现下脸这样红?“



【有喜】
仙家子嗣绵延稀薄,一朝有孕,便是三年,好在身形变化不慎明显,除了较之以往更容易倦怠犯困,邝露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便。
如今她身居天后之位,地位尊崇,往日里的繁琐事务自是不好插手,虽然出身尊贵,但却毫无野心,从前涉足权谋,是为了润玉,如今他贵为天帝,她便也抽身而出,不再过问政事了。这样一算,日子相较从前,竟清闲了不少,每日除了陪着他处理政务,再没什么事情可做。
常常打发了仙娥一人坐在殿前的长廊上等着润玉下朝,膝上摊着竹简,可惜常常瞧不上两行字便歪着身子睡了过去。
润玉回宫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情景,一身落霞锦的邝露靠在廊前柱上,细碎的霞光落在她眉梢眼角,女孩睡颜安宁,微风中裙摆起落如云。
“靠在这里睡着,不怕硌得慌么。“听见润玉的声音便醒了过来,邝露还未完全睁开眼睛,便冲着来人展颜一笑。
“等你等得久了,就睡着了。“她抬起头望着他,润玉还是一身银白朝服,长身玉立,微微颦眉的样子也那般好看。
“若是时间久了,便回寝殿去。“润玉见她依旧眉眼弯弯,也不好有什么脾气,却见邝露拉着他的手往自己小腹上放。
“还有一月便满了三年,你瞧,是不是能感受到孩子在我腹中活动。“她语气里带着欣喜,眼底满是期待。
润玉就着她蹲下身,手附在她小腹上,隔着层层锦缎,感受到她腹中灵力涌动,较之往日更加强烈。
那是他们的孩子,这世上少有的与他血脉相连的人,他未曾有过父母照拂,从不敢期盼有朝一日能有天伦之乐,可邝露却给了他这样一份惊喜。她年龄尚幼,仙力微薄,他却是应龙真身,六界最强灵力,生下这个孩子,邝露要承受太多寻常仙子不必承受的苦痛。
孩子月份渐长,对母体所需灵力便越多,她日日昏昏欲睡,和这也脱不了干系。
他心有忧虑,虽有老君安慰并无大碍,但到底不能说全无影响。

“你说,我们孩子的真身会是什么呢?“邝露似是不知道他的心思,依旧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说着又有些懊恼,叹了口气”父君真身是应龙,娘亲却只是一滴朝露,这些年来修行懈怠,到现在连个上神也不是,也不知他会不会恼我拖累。“
润玉看着她这个样子只觉得好笑,起身贴着她站住,将她揽进怀里,一手仍旧握着她的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娘亲,是他的福气。“他语气温和,心里一片柔软”我倒希望他真身如你一般,晨曦朝露,澄澈无暇。“
说完没听见邝露答话,低头一看,她已然睡着,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在莹润的肌肤上投下一片阴影,嘴角微勾,想来美梦正好。
也好,睡着了的话,那些烦心事也就散了,改日再让老君给她拿几丸安眠的仙丹好了。
润玉小心翼翼地弯腰抱起她,一步步向寝殿走去,没觉察怀里的人悄悄睁开眼睛,眼底是掩不住的欢喜。


【熙和】
熙和出生那日,是天宫少有的热闹日子,魔尊魔后带着小王子来贺,月下仙人早早等在殿外打趣润玉,看着自家素来淡定自持的大侄子对着寝殿站成一座雕塑,手指攥得青白。
”龙娃你不必如此紧张,生育对凡人而言是生死之难,可小露珠是仙子,对她来说这不过是一个时辰之内的事情罢了。“月下仙人安抚似的拍拍润玉的肩膀,看他面若冰霜的模样没忍住扑哧一笑。
果然,这明晃晃的嘲笑润玉也没有搭理他。
见他这样,月下仙人也觉得没趣,便溜出了宫说要去天门那看看凤娃一家有没有到,逗逗那小白鹭他就要有弟弟妹妹了。

紧张?润玉心里摇头,他现在除却紧张,心里更是五味杂陈。有隐隐的期待,他自幼从没天伦之乐,对旭凤受到的宠爱不是没有羡慕,可真到了他要成为父亲的时候,又有些惶恐,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那个与他血脉相连的孩子,该如何教养,该如何逗弄。



突然殿中有灵气涌动,润玉望向那道银光,心下了然。
他的孩子,已经出生了。
等不及仙娥来报,润玉便跨出了宫门,推开殿内的大门,他朝邝露的方向看去,便撞上了那人的眼睛。
她似乎有些疲倦,一双眸子依旧潋滟,藏着掩不住的笑意
“恭喜陛下,小殿下生得好生漂亮。”小仙娥朝他行礼,便喜气洋洋地跑出去告诉殿外等候的仙家,不忘帮润玉合上了殿门。

润玉朝她走去,竟觉得步履艰难。

“你看,他长得好像你“邝露小心翼翼地拨开怀里的锦被,和人间婴儿出生时只能酣睡不同,被里的孩子已经能睁开眼睛冲着他笑,一双黑玉似的眼睛,明亮澄净。
润玉却没顺着她的意低头逗弄孩子,他轻轻抱住她,下巴埋在她颈窝,鼻尖是熟悉的淡香。
“谢谢你,邝露。“
邝露听见他声音有些哽咽,脖后一凉,一滴泪珠凝在空中,渐渐化为莹润的珍珠。

“没事的,润玉。”她费力地腾出一只手,安抚似的拍着他后背。“孩子同你一样,是一尾银龙,他生的好时候,六界平安,海清河宴,我们唤他熙和好不好,不求功垂千古,但求一生顺遂,平安喜乐。”

“好。“

照例求一波红心蓝手,以及今天有一波小福利,接受大家点梗,想看什么都可以跟我说喔

评论(22)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