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絮语

迟到了几分钟的情人节贺文


除夕将至,韩宫里处处可见花灯重重,灯火撩撩,红莲撩起发簪上的珠帘,凉凉的珠子在指尖流转,她却看着窗外寒月星空,心里念着一个模糊又清晰的影子。
“这身宫装好衬公主,明儿个除夕宫宴,不晓得有多少郎君会为公主倾心。”侍女的说笑打断了红莲的思绪,她一下子惊醒故作娇蛮地说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了她的嘴,说着撅起嘴,一双漂亮的眼睛气嘟嘟地看着面前笑得直不起腰的两个小侍女。
“好好好,那时候不早了,公主,该休息了。”年纪大一点的侍女带着笑意问“公主,该更衣了。”
“慢着,你们先去睡吧,本公主今晚自己更衣。”红莲一反常态,说着又一瞪眼“怎么还待这不走?想让我罚你们再殿门口站一晚上吗?”
两个侍女面面相觑,虽说红莲公主一贯娇蛮任性,但更衣这种事情从未亲自动手,但看着面前横眉竖眼的小公主,也只能叹口气,道声公主早些休息,便退了出去。
红莲这才转身到妆台前,打量了一眼镜中的自己。
镜中女孩一身朱红长裙,暗金色腰封勾勒出盈盈可握的腰肢,上面用金线绣着灼灼红莲,在灯火中明明现现。她摘下来莲冠换上了整套的黄金发簪,漆黑的长发间是精致华美的莲花月与云纹。平日里粉嫩如花瓣的嘴唇上染了古艳的胭脂,少女清美的面容上已开始展露绝世的风华。她轻轻旋身,裙摆如初荷新绽,腰间环佩叮咚作响,如空谷泉鸣。
这身宫装和她平日喜欢的蝉翼纱很是不同,粉色的蝉翼纱轻盈飘渺,像是少女午后的梦境,甜美而皎洁。而这身朱红的长裙却让少女的稚嫩中多了几分妩媚与尊贵。
再过不久她就要及笄了,就是可以嫁人的大姑娘了,红莲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咬着手指想,长大也没什么不好,她可不想他总把她当个小孩子一样看。
这么想着的红莲走到窗前,踩着椅子爬上窗棂,准备探身爬下去。
这才是她匆匆忙忙打发侍女离开的理由。她要从宫墙翻过去,去冷宫找他。
明天就是除夕宫宴,她一整天都要被繁复的礼仪宫规拘着,在一片莺歌燕舞虚与委蛇里打发时间,简直无聊透顶。
阿菀说她穿这身宫装很漂亮,一定能让好些王室贵胄心驰神往,可她只想要那个人看见,第一个看见她漂亮的样子。
至于那些贵族的倾心夸赞,那于她何干?
可是好不容易翻出了宫墙,就碰上了巡夜的侍卫,她慌慌张张地躲在角落,却不想身上环佩作响惊动了侍卫,眼看着灯笼的光亮离自己越来越近,红莲急得快要哭出来。
倒不是怕回去被罚,只是错过了今晚,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抽空去找他。
可是忽然感到腰被人揽住,耳边风声一响,再睁眼的时候她已经身在屋顶,看着那队侍卫疑惑地张望四周。
“这么晚了,不在宫中好好待着,乱跑什么?”熟悉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低如碎雪。
她回头一看,撞上他的眼睛。
清冷耀眼,如寒星冰茫。
“整个王宫都是我的家,我想去哪就去哪。”小公主难得地红了脸,却还是故作嘴硬。
卫庄挑眉,抱着手臂静静看着她,夜色浓稠,却掩不住小姑娘绯红的脸颊。
最后还是红莲服了软,她上前一步拉住卫庄的衣袖,说我想去冷宫花树那里转转,看看那湖里的锦鲤有没有长大。
这么胡扯的理由绕是面瘫如卫庄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他饶有趣味地看着面前咬着嘴唇强装淡定,一双水灵清澈的眸子死死盯着他的小公主,发现她今天换了朱红的长裙,簪着华美的发簪,腰间环佩玲珑,唇上胭脂古艳。
原来是想要找他,给他看看自己的新衣服么?
他想起来曾听韩非抱怨女孩子家首饰衣裙最是难辨,分明别无二致,还要分出各自风姿,实在磨人。
他没有揭穿小公主蹩脚的谎言,沉默地点了点头,弯腰抱起她,向着冷宫的方向赶去。

红莲本来还忐忑他会不会扔下一句“任性”就丢下她独自离开,看着他沉静淡定的眼神感到脸上温度渐起,直到他近身弯腰抱起她,才真正感到自己已经心如擂鼓。
她靠在他怀里,脸边是冰凉的绸缎,他身上并无寻常贵族的薰香,气息清冽好闻。她偷偷抬头看他,少年面容俊朗深邃,银白的睫毛轻轻颤动,在脸上投下一片阴翳。
她一贯天真烂漫不懂男女情事,对俳优里缠绵绯断的爱情不屑一顾,觉得自己要星得星要月得月,绝不会为他人喜怒所缚。可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真的有这样一种朦胧的情愫,特别的人,你见到他便心生欢喜,胸盈喜悦,心如幼鹿涉水,飞鸟穿林。


“到了。”卫庄放她下来,一手虚扶着她的腰,怕她被裙摆绊倒。
红莲扶着他手臂站稳,夜风拂面,她眼前花树零落,湖冰如镜,只有残雪未消,远处灯火点点。
别说锦鲤了,她连个活物都看不着。
眼看着自己编的瞎话彻底崩盘,娇蛮如红莲也有些难堪。罕见地低着头,手指绞着裙带,不知道怎么圆场。
“其实,我不是要来看······”她咬咬牙,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想给他看看自己的新裙子有什么丢人,本公主本来就是美人,还怕这点小事不成。
“我知道。”不想卫庄打断了她支支吾吾的话语,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淡然。
“欸?”红莲抬头,他正在看她,那双银灰色的瞳孔里难得地没有含着刀剑清光,而是如流淌着碎银般的月华,温柔无声,甚至带了几分笑意。
“这身裙子很漂亮。”卫庄开口,伸手抚上她鬓角“发簪也很好看。”
他知道,他一开始就知道她千方百计到这里不是看什么锦鲤,是想给他看自己的新裙子,想把自己最美的模样第一时间让心上人看到,这些小女儿家的心思他都知道,但也没戳破她蹩脚的谎言,而是沉默着纵容她,带她来冷宫,夸她的裙子和发簪好看。
“不,还有你不知道的。”红莲忽然上前一步,两人相隔咫尺,呼吸相闻,她仰起头看他,眼睛亮晶晶地“我不是只想你看我的新裙子的。”
卫庄显然有些愕然,但一贯自持冷静的他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下一秒小公主轻轻踮脚,温软的身体贴上去,他下意识环住她的腰防止她摔倒,女孩柔软的唇瓣贴近他的嘴唇,清甜芬芳。
“我还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庄。”






大家红心蓝手点起来,明天还有续文yo❤️

评论 ( 4 )
热度 ( 81 )

© 源十枢 | Powered by LOFTER